“武术要快乐地学”(海客谈神州)

  图为奥苏赫正在练习武术。
  奥苏赫供图

  波兰传统武术及文化协会主席皮特·奥苏赫至今仍记得6岁那年第一次在电视纪录片上看到中国武术时的震撼:“中国武术那种美与力结合的创意感,那种行云流水般的节奏感,让我看得目瞪口呆。我本来学习柔道,之后就改学武术,并终身为之着迷。”

  从痴迷武术、练习武术,到教授武术、传播武术,奥苏赫醉心武术世界50年,初心不改。习武之人讲究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奥苏赫说自己从未奢望到达如此境界,能够通过研习武术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继而看见中国的发展变化,对他来说就已非常幸运。

  山外有山——

  武术是座攀不到顶的高山

  “武术虽然是一门运动,但它身后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越练习就越痴迷,越学习就越感觉自己懂得太少。”奥苏赫说。

  1985年在西安举行的首届国际武术邀请赛是武术发展史上的一次重要盛会,来自世界各地的武术门派、行家大师纷纷出席,并成立了国际武术联合会筹委会。作为波兰武术协会的发起人之一,20岁的奥苏赫第一次来到中国参赛。当时波兰武术协会在波兰的会员已经有1万多人,作为发起人,奥苏赫对自己的功夫非常自信。“我跟我的朋友从小练习武术,在波兰武术圈非常有名,但只有当我来到中国以后,才真正感觉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各路门派、行家里手的精深功夫让奥苏赫赞叹不已,他下定决心要到中国来学习武术。从1985年到1995年的10年时间里,奥苏赫遍访中国武术圣地,从少林武当到华山峨眉,从太极形意到洪拳咏春。他拜访名门,成为洪拳大师的入室弟子,功夫日益精进,在波兰和整个欧洲武术界声誉很高,并开始在波兰开馆授课,传教弟子。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奥苏赫带领波兰武术队参加了奥运会武术项目比赛,这成为他习武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他对我说:“经过全世界武术界人士的共同努力,武术终于登上了奥运赛场,得到更多人的欣赏与热爱。对我们这些习武者来说,最大的愿望已经实现。”

  今年7月,奥苏赫又带领徒弟前往中国参加国际精武比赛,进行武术交流与学习活动。“我们的成员里最小的7岁,最大的65岁,中国武术的火种已遍撒波兰。”奥苏赫骄傲地说。

  中正平和——

  武术背后蕴含着中国文化

  这么多年奥苏赫到过多少次中国,他自己也数不清,但他认为每次到中国都会有新的发现和收获。“30多年前我第一次去中国,往每个方向看去都是自然风景,而现在则是林立的高楼大厦。”奥苏赫笑着说,“中国在过去30多年间的发展实在太快,我甚至无法将第一次见到的中国与今天的中国做对比。”

  奥苏赫回忆起过去到中国西部省份拜访武术老师要坐几天几夜的绿皮火车,虽然辛苦却也是最有趣的经历之一。今年他和徒弟们在天津火车站坐高铁,路上徒弟想拍一下高铁列车,结果刚举起手机还没来得及拍,火车就已飞驰而过。他感慨道:“这是中国飞速发展的缩影,一会儿没看到,就被甩到后面。”

  虽然非常热爱日新月异的中国,奥苏赫也经常怀念记忆里的中国。他怀念夕阳里北京西山的天际线,怀念松影婆娑、静谧庄严的少林寺,怀念无私传授他功夫的中国师父和武林高手。在他看来,那些蕴藏在武术中的细节、规矩、分寸都传递出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气质:彬彬有礼,以柔克刚,中正平和。

  为让更多人理解中国武术背后的文化意义,奥苏赫近年来不再只教授功夫,通过学习,他开始向波兰人介绍中国文化。他组织舞狮队,在华沙当地一些文化活动中大放异彩;他学习古琴,希望徒弟能理解音律和功夫的共通之处;他成立茶社,在华沙聚集了一大批茶文化爱好者。

  “中国武术传递的哲学理念和生活方式对欧洲人很有吸引力,”奥苏赫说:“大家往往被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所吸引,其实中国文化中蕴含着更加强大的生命力,对未来世界的发展借鉴颇多,这也是我多年教授中国武术、学习中国文化的深刻感悟。”

  侠者仁心——

  在功夫中成就更好的自己

  习武五十载,武术已经不是过去的套路,中国不再是往昔的模样,奥苏赫感慨自己也不再是过去的自己了。武术已经成为他生活的方式,也改变了他认识世界的方式。

  “过去我习武争强好胜,恨不得把所有门派的精华都学会,教学生时也希望他们能严格按照功夫的规矩来,但现在我已经不这样想了,研习武术让我变得越来越宽容。”奥苏赫说。

  今年在浙江余姚举办了世界精武大会,奥苏赫带着一些习武术不久的徒弟前来参赛,希望他们通过在中国参加比赛、与高手较量,更好地感受和理解中国武术精髓。“以前我绝对不会允许刚开始学功夫的学生参加比赛,如今我觉得启发他们对功夫的兴趣更加重要,应该鼓励和支持。”

  奥苏赫认为,当下的世界和中国已今非昔比,学习武术也不该墨守成规,要与时俱进,积极创新,这是武术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源泉。他对我说:“现在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很快,许多对武术感兴趣的人没时间系统学习基本功,需要我设计出适合他们学习的课程安排。我相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武术要快乐地学,而不是痛苦地学。”

  奥苏赫言谈举止间流露出的举重若轻时常让我感觉“出戏”:一个金发碧眼的波兰人,对中国文化见地独到,对中国的热爱真挚纯粹。他展示出的中国武术招式和对中国文化的感悟,恍惚间让我感觉是在与一位从古代走来的侠士交谈。

  奥苏赫说:“几年前,我在中国看过一场表演,乐师用一把几百年前的古琴弹奏出一曲有着千年历史的乐曲,令我震撼。中国文化是关乎时间的精致文化,对我而言,能用毕生精力了解到一点皮毛已经非常幸运。我要继续做武术文化、中国文化的传播者,让它在波兰发展开去。”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11日 07 版)

(责编:马昌、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