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洩漏漁民述全過程質疑官方通報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大紀元2018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碳九洩漏事件已過去一週,由於當地政府不作為,導致事件至今未妥善解決,村民怨聲載道。受災漁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全過程幾乎靠自救,對於官方公布的洩漏6.97噸碳九數值表示質疑。

漁民發現洩漏 幾乎是自救 徒手打撈污物

官方發布最初消息是在11月4日凌晨,位於肖厝村的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進行油品裝卸作業時發生洩漏,5日更正為6.97噸碳九洩漏。

據了解,肖厝村人口達8000多人,100餘戶都是以魚排養殖為生的漁民,此次洩漏事故讓他們遭遇滅頂之災。肖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事發當時的經過。

11月4日凌晨3時許,住在魚排上的漁民(肖女士的父母也住在上面)被刺鼻的臭味嗆醒,他們起來後發現魚排全部下沉,泡沫腐蝕,漁民們通過查看發現石化公司在海水裡的輸油管爆裂。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漁民們立即給環保局和相關部門打電話,都沒有人回應,四五時許,化工公司的人發現洩漏,肖女士表示,他們沒有及時採取措施。

漁民們等到早上9時許,有關人員到現場進行勘察,環保局抽取海水去化驗,也有村民找人自行化驗海水。相關人員到現場後仍然告訴漁民是油品洩漏。

「4日,政府只是說可能這個是油品,然後都讓村民自行去處理魚排,我們沒戴口罩,也沒戴手套,都是靠手拿著水勺、臉盆,把水面上的油質撈起來,都是用手撈起來的。」肖女士說。

一直到4日傍晚,政府給漁民們發放了吸油毯,肖女士表示,他們家由於魚排面積大,取了數十捆吸油毯。

肖女士還表示,漁民們通過自行化驗於4日晚上得知洩漏物質是碳九,官方5日才通告出來,承認是碳九。

從4日至6 日,政府僅調動了數十名鄰村村民(並非專業人士),每天二三百元報酬,到肖厝村幫忙。

「漁民得知碳九有毒物質之後,有人說這是致癌物,你們(政府)也沒有給百姓撤離,採取任何安全措施,還讓百姓自己去處理這些,這等於是害百姓第二次吸毒,所以政府在6日下午才調了官兵過來。」肖女士說。

她還透露, 6日下午,七八十名官兵到達現場,他們穿好衣服、水鞋後,不知是拍照還是做什麼,最後只留下四五十人,清理吸油毯。

肖女士說:「因為魚排上面吸油毯都是我們自己放下去的,稍微吸一點油出來,這個要有人收拾,官兵就用長長的竹竿和鉤子,把吸油毯鉤到桶裡面。」

前來支援的官兵僅僅戴手套、口罩,並沒有專業的防護措施,7日,有數名官兵身體出現不適,被送入泉港醫院。

此事之後,政府給部分官兵配備了防毒面具。但是,村民沒有獲得任何防護設備,也未請專家到現場告訴村民碳九的危害性以及防範措施。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當天很嚴重,大家看著心都碎了,只會想著自己魚排的安危,哪裡會想著有毒沒毒,只想著家產不要受損,趕快拼力,後面慢慢知道這個嚴重性的時候,已經很多人住院了。」肖女士說。

漁民質疑官方洩漏噸數值

由於漁民自行打撈污物,發現洩漏的碳九並非是官方的6.97噸,紛紛表示質疑。

「官方說是近七噸,我們這邊都是靠海的,有村民做收拾油的工作,人家大概算,可能會流出二三十噸。」肖女士說。

另一位村民肖先生向記者表示,「我們村民自己估計將近有100噸,一分鐘流量流二到三噸,發現洩漏時間很晚。」

不過,肖先生的100噸說法有村民認為誇張,但是許多村民向記者證實,絕對不是官方通告的數字,要比那個數字多得多。

政府不作為 漁民遭滅頂之災 欲哭無淚

此次事故給當地的養殖業以及環境污染帶來的危害已無法估量,當地村民最氣憤的是政府在此次事件不作為,互相推卸責任,封鎖消息,至今未給村民任何一個說法,令村民感到無助。

肖女士一家在該村算是養殖大戶,父母魚排養殖已三四十年,養殖品種繁多,今年養殖的鮑魚成活率達到90%,結果讓碳九毀之殆盡。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11月4日發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區碼頭的碳九洩漏事故,導致村民損失慘重。(受訪者提供)

「我家損失預計達到500萬元,我們的魚料是買那種小魚和雜魚,一個月花費就有三四十萬元。」肖女士說。

另一位肖小姐表示,她的父母自事發之日起,一直與魚排共存亡,母親身體出現不適都不肯去醫院,魚排是他們一生的心血,遭遇這樣的災難讓他們無法承受。

肖小姐在採訪時一提起她的父母就哭了起來,「我們都是年初進的魚苗,然後經過我爸媽辛辛苦苦勞作,每天都去餵魚,眼看都快年底了,快有收成了,現在出了這個事情。」

「現在連貸款包括借的錢我們都不知道利息要怎麼還,本金更難說了。買米都成困難,說多都是淚,這件事肯定會鬧得我們全村人很恐慌。」

肖女士更加氣憤地說:「我們利用互聯網吶喊整整5天,微博、抖音都被和諧,當時感覺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如同螞蟻無處可求。」

目前,官方未給村民任何一個解決方案,石化公司僅僅發表了一份模稜兩可的承諾書。漁民們表示,他們目前最需要的是賠償以及後續生存方面的安置。

責任編輯:林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