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凶发现者晚景凄凉,聂树斌案的句号还不完整

原标题:真凶发现者晚景凄凉,聂树斌案的句号还不完整

澎湃特约评论员 闵萧

距离聂树斌案平反马上就要2年,但聂树斌案真凶发现者郑成月的个人命运转机,仍迟迟未来。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聂树斌案”平反后,郑成月仿佛失去了生存动力,眼下,身患9种病的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面对孤独。

郑成月 民主与法制时报 图

2005年,从警第10年的郑成月在侦办案件时,意外发现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的“联系”。随后在对所有证据核查后,他坚信聂树斌是被错杀。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无果,郑成月向媒体披露了案情疑点。随后,聂树斌案得以正式进入公众视线。

但案件成功引发关注的同时,郑成月也随即陷入了漩涡之中。当年8月,遭到曾侦办聂树斌案的民警举报,有关部门专门派了调查组,对郑进行6个月调查,却没发现问题。可即便如此,2009年,郑成月还是得到通知,不再担任副局长,理由是“给年轻人让路”,并收了办公室。

当聂案离重审越来越近,郑所遭遇的压力也越来越大。2015年其妻子向小额贷款公司贷款30万元用于治病,由于未能按时还款,公司将其起诉。郑成月说,负责审理此案的磁县人民法院伪造签字送达判决书,并在2016年冻结他全部工资至今,且未按法律规定给其预留生活费。由此,如今身患多种重病的郑还面临着医药费的难题,可谓晚景凄凉。

自与聂案产生联系开始,郑成月的人生接连遭遇“被撤职”、被举报、银行账户被冻结等系列厄运。我们或许难以直接将此全部归咎为打击报复,但如此多的顿挫降临到一个冤案举报者、认真办案的民警身上,既超出了“好人得好报”的社会朴素正义期待,也的确留下了诸多现实之问:

如果免职是正当职务调整,官方为何未正式宣布免职决定?有关已落马的前高官曾指明对郑进行打击报复的传闻是否属实?磁县法院伪造签字送达判决书,并违规停掉全部工资,到底有无外部力量的干预?这些疑问在聂树斌案平反即将2周年之际,该有一个完整的、权威的说法了。

自始至终,郑的个人命运与聂案呈现出明显的隐蔽关联,却又无法得到合理解释,这才是最可怕的。它既滋生了人们对于权力打击报复的惯性想象,也或进一步坐实了曾经的确有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在阻扰着聂案正义的抵达。如果没有郑成月,或许就不会有聂案平反的一天,然而聂案平反后,曾经发生在郑身上的一系列“离奇”遭遇依然未得到该有的说法,这未尝不是聂案迟到的正义的一个缺角。

更重要的是,一名追求真相、严格办案的民警却落得个晚景凄凉的下场,这既是个人意义上的不公,也难免引发社会的关联性共鸣:我们如何避免让“举报者”付出沉重的代价?又如何确保在面对冤案时依然能有“勇者”敢于说出真相?呼格吉勒图案的平反离不开新华社内参记者汤计,聂案平反的起点是从郑成月的挺身而出开始,让这些人能够善终,得到公正对待,也就是保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时至今日,郑成月依然拍着胸脯告诉记者:“我郑成月做事,从不后悔,问心无愧,我谁都对得起!”一个正派社会理应让这种“问心无愧”追求正义的人得到正义。否则,一定是我们的社会正义系统出了问题。

为众人而抱火者,不可使其厄于风雪。对于很可能去日无多的郑成月,当地相关方面该立即启动“抢救式救济”和正名行动。当年去职到底所为何由?郑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足够保障?这些问题悬而未决,聂树斌案就难言真正划上了句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