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瑞金如何摘掉穷帽子(脱贫摘帽县系列调查①)

编者按:前不久,国务院扶贫办宣布,2017年第二批申请退出的85个贫困县符合脱贫摘帽条件。至此,2017年申请退出的中西部20个省区市的125个贫困县全部脱贫。从全国情况看,脱贫摘帽步伐加快、脱贫质量明显提高、贫困群众获得感更强等新特点突出。精准脱贫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中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攻坚战,没有农村贫困人口的全部脱贫,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底线任务不能打任何折扣。如何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如何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如何增强贫困地区发展能力?近期,本报记者到几个刚刚宣布摘帽的贫困县实地调查,探寻汲取脱贫智慧、汇聚扶贫合力的新经验、新办法、新思路。

近期,经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评估并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瑞金以零漏评、零错退、群众认可度99.38%、综合贫困发生率0.91%的优异成绩顺利实现脱贫摘帽,成为赣南革命老区首个实现脱贫摘帽的县市。

选准产业是关键,“五个一”串起脱贫产业链

瑞金市黄柏乡坳背岗万亩脐橙基地内,黄色的果子挂满枝头。“一亩脐橙一万块,脱贫致富来得快。”果林之中,一个大横幅很是醒目。

眼下,要统一采收脐橙了。黄柏乡龙湖村的“脐橙大王”邓大庆正忙着照看果园。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干练的老汉以前竟是贫困户。正是在这片山坡上,这个右腿残疾的老汉,带领乡亲们种出了致富的希望。

“选准一个好产业不容易。”邓大庆说,种过青梅、榨汁甜橙,受自然和市场等因素影响,青梅品质上不去,甜橙滞销。前后,邓大庆亏损17万多元。同时,慢性病发作,右侧股骨头坏死,花钱治疗加上小孩读书,背了一身债。因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治疗,右腿落下残疾。

后来,邓大庆向亲友借钱,历时一个多月,辗转于四川、湖北等地,学习脐橙种植技术。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向银行贷款4万元,改种了16亩脐橙。2015年脐橙实现产值6万多元,年底,邓大庆顺利脱贫。2016年2月,邓大庆牵头与龙湖村委成立了合作社,带动乡亲们一起发展脐橙产业。

“要稳定脱贫,必须有合适产业带动。选准产业是产业扶贫的关键。”瑞金市扶贫办主任曾能贵介绍,目前全市发展蔬菜、油茶、脐橙三大主导产业以及烟叶、白莲、养蜂、蛋鸭等特色种养业,一乡一业、一村一品,户户都有增收渠道。为发挥产业带动作用,瑞金通过选准一个产业、打造一个龙头、建立一套利益联结机制、扶持一笔资金、培育一套服务体系的产业扶贫“五个一”模式,鼓励引导贫困户发展产业,或通过土地资金入股链接到产业链上。2017年,贫困户通过产业脱贫的比例达62.6%。

曾能贵介绍,拿脐橙来说,瑞金现有脐橙种植面积15.6万亩,全市直接参与果业种植的农户达到近1万户,参与脐橙产业农资、加工销售等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近10万人。近3年带动贫困户1262户3858人脱贫致富。黄柏乡是瑞金的三大脐橙专业乡镇之一,坳背岗是3个万亩连片基地之一,基地带动周边287户贫困户脱贫致富。

“发展产业总会遇到资金少、技术弱、销路窄、风险大等难题。”邓大庆说,合作社带动产前统一购进农资,产中统一技术培训、统一生产管理,产后统一销售、统一开拓市场,打消了乡亲们参与产业发展的顾虑。目前,基地脐橙采用了新技术,平均每亩节约用水3吨、减少用药成本50元,平均亩产1660公斤。农业农村部把这里认定为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赣南脐橙出口基地。

基地内还专门设立5家农村电商服务站,帮助果农将基地内的脐橙放到网上销售,如今30%的果子都通过网上、电商、微商进行销售。邓大庆也在儿子的帮助下借助互联网拓展脐橙销售,合作社的脐橙远销长沙、武汉、西安、沈阳等地,平均每公斤可多卖1元。

立足自身是根本,补短板、强特色,乡村面貌持续改善

走在叶坪乡山岐村里,水泥路宽阔整洁,幼儿园、卫生所等配套齐全,一排排青瓦白墙的建筑在绿树掩映下引人注目。这是村里为贫困户建造的保障房,统一配备家具。“搁以前,想都不敢想,想也想不到。”村支部书记黄小发介绍,以前,村里的路是村民们踩出来的泥路,处处是土坯房,基础设施不完善、村集体经济薄弱、群众意见不少。

截至2014年底,瑞金有江西省定“十三五”贫困村49个,有1200个自然村1500公里道路未硬化,不少群众居住在危旧土坯房,一些边远的村还没有通电。全市239个行政村中,绝大部分村没有卫生室,近90%的行政村没有村集体收入。

“想有长足发展,必须瞄准自身贫困状况和发展短板精准施策。”瑞金市委书记许锐介绍,瑞金市结合农村实际,“缺什么补什么”,根据“两不愁三保障”标准,细化提出了“四改一整治”(改房、改厕、改路、改水、环境整治)和“四有一满意”(有门窗、有家具、有家电、有产业、群众满意)的脱贫标准,为老区脱贫攻坚提供接地气、可操作的“瑞金标准”。

在山岐村委会办公室墙上,贴着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承包荷塘摘莲子、饲养蜜蜂卖蜂蜜……哪户贫困户发展什么产业,预计会有多少收益等信息写得清清楚楚。一系列的脱贫举措稳步推进,村容村貌焕然一新。贫困发生率、农户入户路硬化……15项贫困村脱贫任务指标全部完成,2017年,山岐村摘掉了贫困帽。

叶坪乡黄沙村华屋小组是瑞金有名的红色村庄之一,又叫“红军村”。由于战争创伤、资源匮乏、劳动力短缺等原因,华屋119户群众中有一半是贫困户。去年国庆和今年元宵节期间,这个不足500人的小村举办了两场乡村旅游节,活动吸引游客近2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800万元,带动了周边1000多人脱贫。

黄沙村党支部书记黄日生介绍,当地挖掘红色文化资源,打造红色文化旅游特色村,对华屋整体规划,修复了纪念园、村史馆等设施;同时,发展集生态观光、旅游休闲、农家体验于一体的乡村旅游。现在,村民闲置房屋成了农家旅馆,办起了农家乐。

许锐说,要坚持思想不松、政策不变、力度不减,更加扎实地做好脱贫后续巩固提升各项工作,确保贫困群众收入稳定增长,脱贫质量稳步提升,乡村面貌持续改善。必须因村因户因人制定市、乡、村脱贫攻坚巩固提升方案和贫困户后续帮扶计划。对产业基础比较薄弱的边远山区乡镇,出台产业扶持优惠政策,帮助当地与合作社、家庭农场、企业等对接。

作风建设是保障,苦干实干,“苏区干部好作风回来了”

瑞金是红色故都,也是罗霄山片区扶贫攻坚重点县市。2014年底,瑞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9户82094人,贫困发生率14.3%。

“不能让老区百姓流血又流泪。”许锐介绍,市里把脱贫攻坚作为发展的头等大事、第一民生工程,举全市之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组建227支扶贫工作队,每户贫困户都有干部结对帮扶。坚持扶贫资金优先保障,市财政新增资金主要用于脱贫攻坚。

“瑞金是苏区精神、苏区干部好作风和党的群众路线的发源地。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优良作风,老区人民才永远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许锐说,作风建设是保证脱贫攻坚政策落实、责任落实和工作落实的前提。

“96333”是瑞金2017年5月开通的精准扶贫信息服务平台,旨在为贫困户提供全天候综合服务。“拨通96333,我们会即时受理转办,要求承办单位限时办理并反馈。”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黄春凤指着电脑屏幕介绍,“办理慢的亮黄灯、预期未办结的亮红灯,红黄灯预警在平台上能实时显示,倒逼承办单位和帮扶干部进一步改作风、提效率。”

“最初,不少人认为我一个小姑娘就是在基层逛一逛,做不了什么事情。”曾小娜是“90后”,是招商银行赣州分行派驻叶坪乡禾仓村的第一书记。2016年11月以来,她从早到晚跟着乡村干部满村跑,从村民家里有几口人、几亩地,再到有几个孩子在读书、有几个年轻劳动力,50多个贫困户每户家庭情况她如数家珍。

她出谋划策,为贫困户量身定制了脱贫措施,现在全村已经实现46户196人脱贫。从“一个小女孩能干啥”的怀疑到“有事找工作队长”的肯定,从精准扶贫各项工作落后到名列前茅,禾仓村变了。村民都叫她“小曾书记”,不少老乡逢人就夸:“苏区干部好作风回来了。”

“有的上午办婚礼,下午还到村里走访;有的夫妻双方为了扶贫,推迟生二胎,甚至把小孩托付给亲戚照顾;一些退二线的干部主动要求驻村,脱贫后仍舍不得离开。”许锐说,在这片红土地上,脱贫攻坚中有无数个曾小娜式的扶贫干部。“群众认可度能达到99.38%,这是通过苦干实干、真心真情换来的。”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11日 09 版)

(责编:毛思远、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