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昆仑雄鹰大队”牢记使命担当锻造空中投送精兵劲旅

  “昆仑雄鹰大队”在装备的伊尔—76飞机前举行出征仪式。卢炳广摄

  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投送边界就延伸到哪里

  随时随地能出动、全员全域能胜任

  提高应急快速反应、跨洲跨洋投送、融入体系作战能力

  推进从运输到投送、从保障到作战、从应急到常态、从分队到机群的转变

  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飞行三大队,成立于1952年4月。1964年9月29日被空军授予“昆仑雄鹰大队”荣誉称号,2007年被空军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2016年被中央军委评为全军先进基层党组织。

  组建66年来,不管人员如何变化、装备如何更新、部队如何转型,该大队始终沿着党指引的方向奋飞远航。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空军积极推进“走出去”战略,不断跨越国境、飞向海外。装备伊尔—76飞机的“昆仑雄鹰大队”所在航空兵某部,先后出色完成联合国维和行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多国联合军演、赴战乱地区撤侨等任务,谱写了运输航空兵执行多样化任务的新篇章,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了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彰显了大国空军开放自信的崭新风貌。

  “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投送边界就延伸到哪里。”“昆仑雄鹰大队”所在师政委伍治军介绍,奋飞新时代,坚持用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引航向,紧盯“随时随地能出动、全员全域能胜任”能力建设目标,以提高应急快速反应、跨洲跨洋投送、融入体系作战能力为突破口,加快推进从运输到投送、从保障到作战、从应急到常态、从分队到机群的“四个转变”。

  在着力打造思想政治过硬、打仗本领过硬、战斗作风过硬的空中战略投送劲旅征程中,“昆仑雄鹰大队”涌现出了“勇闯玉树天路为人民”的丁毅、“栉风沐雨驰援马尔代夫”的王立勇、“严格训练追求飞行极致”的宋士杰、“忠诚无畏的领头雁”苏反修等一大批优秀飞行员。近日,记者来到这个英雄群体,倾听他们为打造空军战略投送拳头所做的点点滴滴。

  王晓亮(三大队大队长)

  重装空投能力增强,铆住战位紧盯战场

  “昆仑雄鹰大队”大队长王晓亮,中等身材,温文尔雅,讲起他10多年的飞行生涯,如数家珍。

  王晓亮说,每次走进大队,看到历任大队长的姓名和大队涌现出的英模人物,内心深处就油然而生一种崇敬之情,真切地感受到能够在新时代担任大队长,肩上那沉甸甸的责任。

  这些年来,王晓亮先后参加了汶川抗震救灾、尼泊尔抗震救灾和高原机场重装空投试验等急难险重任务,并代表中国空军飞赴塔吉克斯坦、泰国和俄罗斯等国家执行空运协转任务,展现了我军良好的精神风貌。

  重装空投一直是军用运输机的高风险课目,空投能力直接影响着未来战场的主动权。2014年,部队接到高原重装空投科研试验任务。王晓亮主动请缨,面对飞机发动机马力小、起飞重量受限、扬沙天气多等不利因素,王晓亮和带队领导——该团副团长林波一起带领机组认真准备、密切协同,加强特情处置研究,做到心中有数、应对有效。

  在空投试验中,机组完全利用飞机上升时产生的重力使平台脱离机舱实施空投获得成功,这为适应未来危险战场环境,快捷、高效空投,减少人员辅助等提供了可靠依据,受到空军机关的高度肯定。

  王晓亮介绍,2016年,他率领机组远赴内蒙古地区,在极寒条件下进行重装空投伞降科研试验。任务机场昼间平均温度零下8摄氏度,夜间平均温度零下25摄氏度,加之市区取暖,热岛效应明显,空气乱流多、易颠簸。一次空投返场着陆前,机组发现主起落架舱门未关闭信号灯亮。飞机通场3次,请地面塔台协助观察,判断为两侧舱门均未关闭时,机组果断应急关舱门。安全落地后检查发现,左右两侧主起落架舱内连锁弹簧折断。正是凭借过硬功底和丰富经验,机组成功规避了风险,保证了安全。

  李圣(三大队航行指令主任)

  上高原、赴远海、跨国门,引领战鹰不迷航

  李圣作为大队航行指令主任,是任务的总体规划员,是机组的“指南针”。在执行任务之前,他总要与机组细致规划任务航线、科学选定飞行方法,引领战鹰上高原、赴远海、跨国门,飞越千山万水不迷航,实施空投空降准确无误。

  李圣说,2014年3月8日凌晨,马航MH370航班失联,部队第一时间接到搜寻命令,以马来西亚梳邦机场为依托,在印度洋北海岸搜寻。抵达梳邦机场不久,再次受领赴澳大利亚,在印度洋南区搜寻的任务。从马来西亚去澳大利亚,途经4个国家航空管制区,而此前我们从未到过。预先准备时间很紧,挑战和危险空前,但他和战友们坚定一个信念:人民利益至上,就算有再大危险也要往前冲!

  南印度洋海域海况恶劣、气象复杂,被称为“咆哮西风带”。机组驻扎的珀斯机场距离搜索海域2500多公里,受飞机航程限制,往返飞行一趟,留空搜寻时间并不长。为此,他尽量规划直飞航线,尽量让飞机在任务海域多搜一会儿。首次搜寻恨不得一出海就找到目标。到达目标海域上空后,机组驾机果断穿云下降低空搜寻。他与战友们紧紧贴着舷窗,目不转睛地观察海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就这样,“耕地”式搜寻近2小时,发现2块白色方形物,经澳方辨别确认为疑似目标。这也使他们成为第一个发现疑似目标的机组。

  40多天里,机组不知疲倦地飞行了33个架次,创造了七国空军中飞行强度最大、搜寻面积最广、发现目标最多的纪录,充分展现了中国空军的过硬素质。

  马超(三大队飞行中队长)

  重装空投、精准着陆,以“打仗姿态”战胜强手

  “感谢航空飞镖让我们走到一起,在比赛中相互学习,很荣幸跟中国飞行员同台竞技,祝福你们!”成绩公布后,年轻机长马超收到一封信,上面用俄文和简单的中文写着这样一段话。落款:俄罗斯飞行员德卡物里连科。

  今年初,马超领命带队赴俄罗斯参加“航空飞镖—2018”国际军事比赛任务,作为一名新机长,压力可想而知。然而,当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时,一种“打了胜仗”的感觉涌上马超心头。

  马超说:“飞行技术的比拼是比赛的重头戏。”6月中旬,机组进驻鲁东某机场进行针对性训练。每次飞机一落地,他召集机组反复观看飞行视频资料,查阅着陆飞参,头脑中不断回忆飞行过程中飞机穿云到着陆的气象条件、偏差处置、修正动作等,每天躺到床上都已是深夜。训练、分析、修正、再训练……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重装空投、精准着陆训练满分率达90%以上。

  “航空飞镖—2018”国际军事比赛赛场上空气象复杂,机场与靶场风速一度达到伊尔—76飞机极限数据,比赛计划一再推迟。

  “这样的天气,中国空军运输机能否起飞和空投?”机组收到了俄赛事组织者的询问。16时整,中国空军运输机腾空而起。受阵风影响,飞机出现低空颠簸,我紧握驾驶杆,不断修正,全力保持好飞机状态。到达空投起点后,风速突然增大,航行指令师张惠敏紧盯雷达,分析实时风速,精确计算投下时刻。

  “投!”顷刻间,飞机重心猛地变化,马超紧握操纵杆保持机体平稳。货物按计划急速向投放点方向落去,这一投成功了!

  返航途中,风速偏流突然增大,马超下意识地增大下滑速度,按跑道中心延长线进行下滑。随着高度降低,风速逐渐减弱,调整、减速、拉平、着陆一气呵成,飞行成绩满分!

  记者  苏银成 制图:郭 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