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韓國瑜旋風的弔詭 反「政治」的「政治」人物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第二場大造勢11月8日在美濃區高美醫專登場,擠入超過3萬名支持者。(資料照,羅暐智攝)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第二場大造勢11月8日在美濃區高美醫專登場,擠入超過3萬名支持者。(資料照,羅暐智攝)

2018年的高雄市長選舉戰得如火如荼,其火熱程度幾乎上升到了台北市長甚至是總統大選的規模,對一向缺乏媒體關注度的南部而言,高雄此番在鏡頭前的形象不再是悲情的空污工業城,反而更像是正在為來日航行整裝出發,激辯著未來航線的大港貨船。

午間到餐廳吃飯,無論是抬頭看電視,或低頭滑手機,屏幕上幾乎不出三則就有一則是關於高雄選戰的新聞。然而,日前人稱「韓總」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竟在接受中時電子報時的訪問中主張:「未來當選高雄市長後,將禁止與「意識形態」有關的請願或抗議等活動上街頭。」此話一出,引起網友軒然大波,認為此言有違反憲法之虞,其對手陳其邁也指出,韓國瑜的腦袋似乎還「停留兩蔣時代」。事後韓國瑜改口宣稱,如果選上市長後真的發生合法陳抗活動,將採取「道德勸說」,要高雄「不要繼續意識形態,經濟全力開幹」

20181108_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第二場大造勢今晚在美濃區高美醫專登場,擠入超過3萬名支持者。圖為空拍照。(韓國瑜競選辦公室提供)

在此如果暫且擱置韓國瑜此說的爭議,電視機或手機前的觀眾多多少少會發現或感覺到一件弔詭的事:身為「政治」人物的韓國瑜竟在鏡頭前提出「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的主張。或許你也會跟我一樣困惑,難道不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政治人物如果不談政治,那該談些什麼呢?

韓國瑜之所以能夠大膽地斷言「政治」可以零分,其實是巧妙地掌握了人們對「政治」這個字彙的負面情緒。在人們的對話中,政治有兩種日常生活中的意義:例如我們常聽到長輩說「不要碰政治」時,其實是意味著「政黨角力」的過程,是要我們不要去和那些政黨之間口水戰瞎攪和。其次,則是將前者的概念繼續延伸、擴充,將政治進一步理解成「僵固、對立、引起社會爭端的意識形態」,換言之,政黨之間,除了為了選票不擇手段的顏色惡鬥,也包含顏色背後所代表的意識形態的齟齬及無法解決的爭議。

因此,如果「政治」就是上述那些徒增社會成本、造成台灣發展停滯的癥結點,那麼,韓國瑜的選舉學,就在於善用語言之中的弔詭:韓國瑜其實並不是不談政治,而是拒斥舊式意義下的「政治」,提出韓式版本的「政治」,藉此反過頭來告訴人們,我和你們一樣要挽起袖子拚經濟,也和你們一樣關心高雄又老又窮的問題。而這對選民而言,這類概念上的反轉,反而帶來了一種親民和清新的效果,就像同一件商品改換全新的包裝,即使商品本身再怎麼平庸惡俗,也能因為形象與眾不同的緣故,而大幅提昇在同款商品中的能見度。而這或許也是韓國瑜的人氣能夠從十月一路水漲船高的理由之一。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旗山造勢比出「1」的號次,呼籲高雄市民對民進黨投下不信任票。(youtube)

然而,本文所要指出的還有另外一種更深層的弔詭:也就是「反政治」的「政治人物」。如前段所言,韓國瑜並非不談政治,而是要我們「別管政治」,繼而能夠支持他理想中的政治藍圖,如此高雄就會依他所想的富起來。對人民來說,這無異於「別管政治,只顧經濟」的邏輯,然而對韓國瑜而言,恰恰好就是要透過勝選來掌握政治權力。換言之,韓國瑜一方面激起人民對政治的反感,把人民對政治的想像窄縮到只剩下政黨和意識形態的對立,另一方面卻要大家除了把票投給自己之外,其他的事最好都別再管了,只消管好肚子就好。

綜上所述,筆者所謂的「反政治」,反的是人民在民主社會中,對政治事務的議論、想像空間,反的是除了經濟事務以外的意見和需求,而不是政治本身。同時,韓國瑜藉此迴避其他議題之所以是弔詭的,就在於韓國瑜本身就是在政黨角力中斡旋、揣懷一套意識形態,在民主選舉中競爭政治權力的「政治人物」。

如果政治領域只剩下經濟問題,那麼為何不要直接聘請一位經濟學家來規劃城市的發展藍圖還比較省事?如果「政治人物」要我們別管政治,與我們無關,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民主選舉?韓國瑜這類「反政治」的言論,其實就是「反民主」,不僅壓縮了我們在民主社會底下公共論辯的空間,將經濟議題全然地凌駕在其他同等,甚或更加重要的社會議題和政治議題上,也同時提醒我們,光是告訴人們「政治=拚經濟」的等式,本身就是一種政治人物的權力展現。

在「政治」領域中「反政治」,是韓國瑜旋風之中,最令人費解的弔詭選舉學。

*作者現就讀政治大學政治系碩士班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