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协商民主的艺术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副会长 刘佳义

  专门协商机构要有专门协商机构的样子和风范,专门协商计划、比较完整的制度程序与参与实践平台、把专门委员会力量组织好运用好都是体现,更应着力提升政协协商民主的质量和实效。要健全协商民主的制度程序,建立政协协商议政质量体系、评价标准和评价办法,强化政协协商的信息技术手段。作为政协委员,要注重协商能力培养。“会协商”不仅是指调研、商量、协作的能力,还包括平等的能力、亲和的能力、引导的能力。从一定意义上说,委员只有成为“会协商”的专家时,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委员。要从理论和实践上加强对委员这种独特能力的培训,努力提高政协协商的专业化水平。

  协商就要真协商,真协商是个技术活,或者说艺术活。纵观政协发展史可以发现,政治的至高境界是制度技术化。柏拉图就十分强调国家管理的技术性和艺术性,将之称为“政治技艺”。亚里士多德甚至将政治学作为所有学术中“最高的学术”。列宁也说过“政治是一门科学,是一门技术”。协商的技术和艺术是协商质量的基本保证,因此,要提升协商的专门化水平,就必须提高协商技术和艺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上所指出的:“统战工作是一门科学,没有很强的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是做不好的。”

  面对新时代新要求,怎样提高协商的艺术水平?最重要的是遵循协商的特点和规律,努力提高协商的质量和实效,要处理好以下关系:

  思想政治引领与建言资政。这是汪洋同志讲的政协协商“双重任务”。现在存在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今后要双向发力。加强思想政治引领,既不能为了显示民主,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放松要求;也不能一讲思想政治引领,就搞成千人一面、众口一词。要完善机制、畅通渠道,着力打造协以成事、商以求同的良好氛围。

  政治协商与凝聚共识。通过协商形成和凝聚共识,是政协当前工作的重要任务。凝聚共识是方向也是目的,政治协商是职能也是手段。各方面人士参加政协协商活动,最终是为了增进共识、促进团结。

  求同存异与求同化异。“同”是相对的,“异”是绝对的。原来的差异减少和消弭了,又会出现新的差异。从一定意义上说,求同必须化异。化异不是不要包容,凝聚共识的过程就是在包容中不断消弭差异的过程,差异没化之前始终需要尊重和包容。但也要把握好尊重包容和坚守政治底线的关系,对背离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异”,要旗帜鲜明进行批评教育,绝不能使其在尊重包容多样性名义下行其道、害根本,这是政治底线,不能动摇。

  数量与质量。“宁可少些,但要好些”。协商议政应该努力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专、人专我特、人特我优”,多出精品力作。汪洋主席明确要求,“人民政协工作必须把履职质量导向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多项履职活动要从注重“做了什么”、“做了多少”向“做出什么效果”转变,把提质增效贯穿工作的全过程和各方面。

  服务与引导。既助推解决“老旧小区装电梯”、“广场舞扰民”等老百姓的“闹心事”,又善于引导群众正确利益调整中的“误解事”,帮助“牢骚名嘴”在思想上“解扣”,在心服口服中变消极为积极,变阻力为动力。

  传统与创新。既探索时代“新方”,学会用“键对键”、“微群”、“抖音”等做工作,又不丢掉传统“验方”,用心用情,用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作润物无声地“滴灌”。

[责编:刘丹]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