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休兵對中美究竟意味著什麼? – 紐約時報中文網

川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週六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工作晚宴上。 他們的臨時休戰更像是政治協議而非實質協議。
川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週六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工作晚宴上。 他們的臨時休戰更像是政治協議而非實質協議。 Tom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川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了實際上暫停貿易戰並努力締結條約的協議,它的目的似乎是在一場不斷升級的戰鬥開始對太平洋兩岸的雙方造成經濟損失之後,讓兩位領導人在政治上得到喘息的空間。
這項臨時休戰協議是週六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一次工作晚宴上達成的,它對解決兩國之間的深刻分歧幾乎沒有什麼作用,更多的是政治協議而非實質性協議。雙方都立即在國內將這一停火定位為勝利,同時也確定了自身不會妥協的領域。
「這是一個非常棒的交易。它會屬於——如果真實現了,會成為有史以來最大的交易之一,」川普週六晚間在空軍一號上告訴記者。
中國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稱這次會議「十分成功」,並補充道,「雙方就如何妥善解決存在的分歧和問題提出了一系列建設性計劃。」
隨著兩國出現陷入經濟疲軟的跡象,休戰的各種政治需求也在增加。中國債務沉重的經濟正在以超過專家預期的速度放緩,與此同時,在美國,川普減稅和支出增加的效果開始消退,某些領域出現疲軟。貿易戰也開始令美國農民和一些製造商深感苦惱;而在貿易和經濟緊張情緒下,美國股市的下跌幾乎抵消了2018年的全部升幅
但是,從美中發布的官方聲明之間的差異可以看出,達成更全面的貿易協議是非常艱難的,這兩份文件就川普和習近平所達成的共識方面存在根本分歧。
美國強調它為貿易談判設定的90天窗口,而中國沒有提到它。白宮指責中國從美國公司「竊取」技術,並稱習近平已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和網路盜竊進行談判」。中國僅表示兩國將「共同努力就經貿問題達成共識」,但未提及知識產權。
「總統已經明確表示,如果有真正的交易,他願意花一些時間切實地談判這個問題——這就是他給予團隊的方向,」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Steven Mnuchin)週日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另一方面,如果沒有真正的交易,他說他將繼續徵收關稅。」
停火協議後,美國仍然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但川普威脅過1月份將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並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這部分暫時取消了。該協議規定3月1日是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後期限,預計將由馬努欽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E·萊特希澤(Robert E. Lighthizer)負責協商。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 和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 「總統已經明確表示,如果有真正的協議,他願意給出一段時間進行切實的談判,」馬努欽於週日表示。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 和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 「總統已經明確表示,如果有真正的協議,他願意給出一段時間進行切實的談判,」馬努欽於週日表示。 Samuel Coru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該協議暗示,川普去年夏天最初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的25%的關稅可能成為永久性的——至少也是長期的。這些最初的關稅在很大程度上旨在不影響美國消費者,同時瞄準政府認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進口——如核反應堆零件、航天器和航空設備。關稅還包括其他各種產品,比如農業設備,北京已在其《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計劃將其列為優先事項。
馬努欽曾表示隨著中國在一段時間內履行其做出改變的承諾,所有關稅都可以逐步取消。而最初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時間可能會更長,直到中國已經明顯兌現了整體結構變化的承諾。
「兩位領導人討論的提案包括減少貿易逆差,還包括非常具體的結構性問題,」馬努欽說。「其中有在科技、貨幣、網路問題上的承諾。這裡有很多重要的問題需要解決。」
等待中國實際履行其貿易承諾是取消關稅設置的高標準。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美國和中國的談判代表一直在知識產權保護、投資准入等許多同樣的問題上糾纏。
直到週六晚上,中國一直堅持將立即廢除所有關稅作為任何協議的一部分。「中國多次強調,美方的霸凌主義、極限施壓的做法,對中國不起作用,」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10月11日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中說。
但週六的交易沒有觸及美國的關稅,卻包括了中國恢復購買美國農業和能源產品的協議。中國恢復購買的產品價值多少美元尚未公布。但中國願意在相當大的關稅尚未廢除的同時達成任何購買協議,表明北京官員和川普一樣,確實渴望休戰。
對於中國如何逐步實施政策變革,或總統是否應當堅持讓中國快速轉型,這一點成了川普政府內部緊張關係的根源。雖然馬努欽一直是談判的倡導者,但白宮貿易辦公室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其他顧問已警告川普,達成的協議到頭來可能是一紙空文。
在接受採訪時,馬努欽淡化了經濟團隊內部的分歧。他說,讓偶爾在貿易政策上與他發生衝突的納瓦羅也坐在談判桌上是有益的,可以向中國人表明白宮是一個統一戰線。
馬努欽還表示,中國出了很高的價碼,如果川普停止關稅,那麼中國承諾在6月購買價值7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
美國的中國專家對該協議的看法不一,有些人樂觀地認為對話會繼續進行,但其他人則表示擔心中國承諾改變卻不真正做出改變的歷史會重演。他們指出,萊特希澤最近發表的聲明稱,中國在解決美國政府關注的問題方面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他們認為這預示著談判將會很艱難。
「我們暫停關稅90天,換取的是過去一年來我們一直在和中國人談的東西,」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國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說。「這90天能改變什麼呢?」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E·萊特希澤今年早些時候在眾議院委員會作證。 預計萊特希澤和馬努欽將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 他們有90天的截止日期。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E·萊特希澤今年早些時候在眾議院委員會作證。 預計萊特希澤和馬努欽將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 他們有90天的截止日期。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他接著說,「中國會在未來90天內改變其發展模式嗎?不會。」
週六的交易所產生的最重要的長遠影響可能會在中國汽車業有所反映。隨著中國經濟放緩,今年秋季汽車銷售急劇下滑,該行業一直在為大舉進入美國市場進行籌備。
中國五大汽車製造商已透露其將於2020年進入美國市場的計劃。11月中,中國第一大汽車製造商廣汽集團在其所在地舉行的廣州車展上展示了它的車輛,當然還有它的全球戰略。
廣汽總裁郁俊表示,「我們已加快了國際化計劃,並已建立了全球網路」。隨後他的頭頂投影出一幅巨型地圖,上有猩紅色的箭頭從中國南方成扇形散開,到達歐洲、中東和美國。
政府官員稱,他們希望防止上世紀70到90年代的情形再度上演,當時日本和韓國汽車相繼湧入美國,造成了密西根州、印第安納州、俄亥俄和威斯康辛州大量失業——這些都是川普總統在2020年競選連任時需要倚重的州。
中國已是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也是最大的汽車及汽車零件生產國。通用汽車會從其在中國的合資企業進口別克昂科威運動型多用途車至美國。自7月以來,雖然已請求川普政府予以豁免,該公司面臨針對此類車輛加收25%美國關稅的狀況。這25%的關稅是美國對來自全球各地的汽車長期徵收的2.5%關稅基礎上加收的。
相比之下,中國對全世界進口車輛的關稅到今年夏天以前一直是25%,後下調至15%。但今年夏天,中國還對美國汽車單獨加徵了25%的關稅,總共達40%,以對川普的新關稅予以報復。
週日晚上,川普在一則含糊不清的推文中表示,中國將減少對出口到中國的少量美國汽車的報復性關稅。但中國就週末協議發布的聲明中並沒有提及汽車關稅的變化。
萊特希澤是俄亥俄州人,上世紀80年代作為雷根政府的貿易代表在同日本汽車行業的談判中曾發揮了關鍵作用,他上週威脅要把美國對中國汽車徵收的關稅增至40%,從而強調了川普政府對汽車問題的重視。
但聖地亞哥汽車諮詢公司ZoZo Go首席執行官麥可·鄧恩(Michael Dunne)表示,即使是25%這樣的關稅也會令中國的汽車製造商望而卻步。「這給了他們停下來重新制定戰略的理由,」他說。
鄧恩預計,中國的汽車製造商會轉而設法在美國組裝汽車,這和上世紀80、90年代曾面臨美國貿易壁壘的日本汽車製造商如出一轍,他們起初是把零件從日本運過來進行組裝,後將供應鏈轉移到了美國。
但建造工廠太費時。此外,川普政府去年夏天還將部分汽車零件納入了25%的關稅徵收之列,今年秋季另有大量汽車零件被納入10%的關稅徵收之列,這對中國企業來說可能難以承受。

免費下載 紐約時報中文網
iOS 和 Androi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