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以“时间换空间”应对骚乱-新华网 – 新华网

  烧车堵路、街头混战、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人们似乎很难将这些词语与素有“浪漫之都”的巴黎联系在一起。然而上周六的巴黎真真切切地见证着这一幕,法国正经历1968年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与社会危机。据法新社报道,法国“黄马甲”抗议运动进入第三周,继11月17日与24日后,上周六法国各地共13.6万民众再次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这场抗议最终演变为暴力事件,共造成1人死亡,263人受伤,412人被捕。为阻止暴力活动继续蔓延,法国总理菲利普4日宣布,暂停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的燃油税上调计划。

  分析认为,这场抗议已不仅局限于油价上涨等孤立的经济议题,更成为法国中产阶级对生活成本过高而带来的压力的宣泄渠道。

  凯旋门内部展品被破坏

  这并非一场突如其来的暴力事件。三周前,11月17日大批巴黎人穿着醒目的黄色反光安全服,走上街头堵路示威。这场游行的初衷是为了反对法国总统马克龙提高燃油税的政策。由于全球油价暴跌,马克龙出于投资环保的考虑,宣布法国将于2019年1月1日起上调燃油税。11月24日,“黄马甲”运动在法国各地继续上演。

  12月1日,示威者依然延续着周六游行示威的传统,但谁也未曾料到当天在巴黎举行的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事件。在抗议游行中,部分示威者开始纵火,打砸商店,焚烧汽车,并与防暴警察发生激烈的冲突。昔日流光溢彩的巴黎街道瞬间变得混乱不堪,遍地狼藉。燃烧的汽车和路边餐馆、被洗劫一地的商铺、一筹莫展的防暴警察,这些平日里难以想象的场景出现在巴黎一个又一个城市地标旁。位于巴黎民族广场的法国国家象征玛丽安娜雕像也遭人砸毁。《卫报》将周六的抗议称为“巴黎市中心十年来最为严重的暴力事件”。

  巴黎标志性建筑凯旋门也成为抗议者的宣泄目标。一些抗议者在凯旋门外部喷上“马克龙下台”“黄马甲终将胜利”“推翻资产阶级”等涂鸦,更有示威者闯入凯旋门内部肆意破坏展品。“我在巴黎各大历史遗迹工作20年,从未看到过凯旋门遭遇这样的情况,这简直是一场大屠杀。”负责监督清理工作的巴黎市政府官员对法新社表示。

  此外据路透社报道,周六抗议当日,在被“黄马甲”封锁的法国东南部城市阿尔勒,示威者设置的路障引发超过10千米的堵车,一名汽车司机撞上前方的重型卡车之后不治身亡。截至目前,与“黄马甲”抗议活动有关的事故共导致三人死亡。11月17日,萨伏瓦地区的一名示威者遭遇车祸死亡;11月19日,德龙省一名摩托车司机与一辆小型卡车相撞后死亡。

  抗议诉求获72%民众支持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虽然八成法国人反对“黄马甲”运动的暴力色彩,但“黄马甲”抗议者们的诉求得到了72%的法国人的支持。更有90%的受访者认为到目前为止法国政府的处理并不成功。马克龙政府已经遇到了执政以来最大的国内危机。

  周六事态的迅速升级让马克龙意识到法国国内的不满情绪已远远超乎预期。结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之后,马克龙立即从阿根廷飞回巴黎,下飞机后从巴黎戴高乐机场直接奔赴凯旋门发表讲话。次日,马克龙视察了巴黎在暴力抗议活动中遭受损失的一些街区。他还召开内阁紧急会议,与总理、内政部长、高级安全官员等,针对蔓延全国的“黄马甲”运动商讨对策。

  针对这场愈演愈烈的运动,法国总理菲利普12月4日宣布,暂停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的燃油税上调计划。然而据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国问题专家薛晟分析,“黄马甲”运动是否因此结束还是未知,“因为只是暂停上调燃油税”,并没有彻底取消这一计划,马克龙政府现在采用的策略是“时间换空间”。

  不过,法国智库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经济不景气,近年来法国政府为防止贫富差距拉大而加大各种税费。但从实际效果看,最富有的5%的家庭对加税不敏感,而最穷的5%的家庭可以享受各种补贴,作为夹心层的中产阶层受到的加税冲击影响最大。因此,此次“黄马甲”运动反映出生活方式受到影响的中产阶层对于现状的不满。

  这场抗议从法国开始,目前已扩散至周边的荷兰、比利时等国。12月2日,万余名身穿“黄马甲”的游行者在荷兰海牙、马斯特里赫特等地街头集会示威。海牙警方封锁了国会大门,禁止抗议者入内。而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也出现了数百名身穿“黄马甲”的示威者抗议燃油税与其他税负,欧盟总部大楼一度因此关闭。

  据《卫报》分析,法国这场“黄马甲”抗议运动最可怕之处在于,它打开了欧盟民众对于各国政府不满的阀门,甚至已经危及欧盟的团结。而这并非终结,只是一个开始。欧盟各国对移民政策及经济下滑的不满都借此宣泄,这也让阶级对立更加明显。(记者吴雨伦)

点击查看专题

点击查看专题